君婪

——我拿什么向你飞翔?

【朱雀生贺】迟到七年的礼物

朱雀小天使生日快乐!!


设定是零之安魂曲后,朱雀以zero身份辅佐娜娜的时间。


偶尔ooc。


总是表达不出想要的感觉到的渣文笔轻喷。


以上。


------------------------------------------------------------


 

#Code Geass#朱雀生贺##朱修#迟到七年的礼物

 

 

【1】

 

“ZERO大人。”

 

侍从的叫门声将不知何时趴在桌上睡着的人唤醒。已成为条件反射般的立刻带好黑色的假面,然后才起身开门。

 

“大人,和往年一样,有个人拿了这个信封,要求单独觐见您。”

 

“……哦,让他直接过来吧。”

 

“Yes,your  majesty .”

 

 

侍从微微颔身,退开。朱雀看着信封苦涩的笑笑,依旧是空空如也的白色信封,只是背面的角落,属着那个对大多数人是噩梦是禁忌,对枢木朱雀却是熟悉到触目惊心的名字——

 

Luluech.vi.Britannia

 

“又是这个日子了么……不是你每年的提醒,我都混乱的不会记得啊。”

 

“这是你离开后的第几次了呢……”

 

 

【2】

 

零之安魂曲过后的某一天,有个人,第一次托侍从递上了这样一个信封,空空如也,背面的角落属着鲁鲁修的名字,说要单独觐见ZERO。

 

朱雀当时根本顾不得回答侍从,他一边庆幸着黑色的假面遮住了他所有的失态表情,一边几乎是飞奔着冲向宫殿门口。看着逆光里那个身影越来越近,禁忌的名字几乎就要脱口而出的朱雀突然停下来,

 

“你是谁。”

 

——门口的人根本不是那个骄傲的皇子。

只是一个神情有些恍惚的面包师,提着一篮纸杯蛋糕。

 

“你是谁,你来干什么,谁让你来的?”

 

朱雀确定来者他根本没有见过,便又问了一遍。他觉得方才看见那个签名时涌起的庞大的情绪如潮水般瞬间退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他一个人留在潮冷的海岸上,有些空落落,有些呼吸困难,有些无力支撑。

 

那人却只是重复着“请让我单独觐见ZERO大人。”,直到朱雀挥了挥手让所有人都离开,陌生的面包师才开始讲话——

 

“生日快乐。”

 

朱雀猛地愣住,然后才反应过来今天原来是什么日子。那人又往前了几步,将刚烤好的蛋糕放在朱雀面前,然后俯在他耳边,又是一句——

 

“生日快乐,朱雀。”

 

“谁让你来的!?那个人现在在哪?!”

 

朱雀一把抓住面前人的领子,几乎是吼出了这句质问。那人却完全不为所动,神情恍惚,只是重复着,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朱雀。”

“生日快乐。”

 

“——!!!”

 

朱雀握了拳准备揍下去的右手却被不知何时进来的娜娜莉拉住衣袖,

 

“你明明看出来了吧,朱……ZERO,这个人……不过是中了哥哥的Geass罢了啊。”

 

扭头看着满脸泪痕的娜娜莉,朱雀的手一点点松开,

 

“谢谢你的蛋糕,你可以走了……”

 

面包师最后重复了一次生日快乐后鞠躬离开。再次空无一人的房间里,终于摘掉面具的少年,双手掩住了面庞。

 

 

【3】

 

然后每年的7月10日,都会有一个陌生人,带着属着熟悉签名的空信封,要求单独觐见。然后献上礼物,然后唤另一个同样禁忌的名字——一年中也就这么一次的,唤他朱雀,祝他生日快乐。

 

第二年,是带着小提琴的乐师,恍惚的为他奏一首专门创作的贺曲,然后说“生日快乐,朱雀”;

第三年,是带着可爱猫咪雕像的雕塑家,恍惚的介绍这个作品的名字叫“亚瑟“,然后说“生日快乐,朱雀”;

第四年,是带着崭新和服的日本裁缝,恍惚的为他披上华裳,然后说“生日快乐,朱雀”;

第五年,第六年……

 

朱雀在心里默默数着,今年已经第七年了。

 

他忽然想起上上的七年前,有个体弱多病的别扭小皇子,总喜欢和他一起爬家后面的土坡,一路抱怨的远远落在体力旺盛的自己后面,然后等自己爬到顶上回头对他伸出手,才终于展露笑靥的一把握住。

 

以及上个七年前,有个聪明骄傲的黑色大魔王,在混乱的战场上给自己打电话,轻声问自己,

“我们是朋友么,朱雀。”

然后忙着驾驶兰斯洛特的自己微笑着回答,

“嗯,七年以来一直是。”

 

……

 

然后现在的这七年,却是在你的安排下,在没有你的世界里,代替你活下去。

 

鲁鲁修.vi.布尼塔尼亚和枢木朱雀都早已死去,我早已成为世界上唯一的ZERO,七年前同时失去你和自己的我,唯一只是ZERO。

 

“我本应就这样抛下所有掩盖所有的,为了这个世界的未来活下去。”朱雀看着书桌抽屉最深处不为人知的七个信封,苦笑,

 

“可是你啊,却让人拿着死去的你的名字,来唤死去的我的名字。”

“让我一遍,一遍,一遍一遍在快要忘却的时候,记起一切。”

“你这个混蛋死之前到底对多少人下了让他们以此祝我生日快乐的GEASS啊……”

“其实你就算不提醒,我就算忘了自己的名字与生日,也不会忘记你啊。”

 

 

【4】

 

“我可以进来么,朱雀。”

 

“嗯,请进。”

 

沉浸在回忆里的ZERO没留意到今年的来客对自己不一样的称呼。

门外黑发的男人紫色的眸子笑成了好看的弧度,轻轻的推开房门——


“不好意思啊,朱雀,我是迟到了七年的礼物。”

 

 

 

-Fin.

 

 

------------------------------------------------------------


从08年看CG到现在,我只是私心的想要朱雀快乐幸福。


毕竟我喜欢朱雀的时间比喜欢男朋友还要久。


其实是早就写好了,在草稿箱等到今天才发。


以及我发现CG的tag们真混乱,就随便打了些。


那么,感谢看到这里。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55)
©君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