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婪

——我拿什么向你飞翔?

【喻→黄↔叶】段子

 

有时ooc。

 

喻队视角,黄烦烦中心。

 

喻文州暗恋黄少天。黄少天尊敬魏琛。黄少天和叶修是情侣。

其实通篇都没有什么情感描写的感觉。

总之慎人。

 

总是表达不出想要感觉的渣文笔轻喷。

 

以上。

 

-----------------------------------------------------------------------------------

 

 

#喻→黄↔叶#段子

 

 

“叶修也不过是个老龄选手,年龄所带来的影响他或多或少还是存在的。所以为了团队赛考虑,我们这次个人赛的目的,重在打消耗。”

第十赛季季后赛,蓝雨主场对战兴欣前,会议室里,有关本次比赛的战略,喻文州如是说。

 

“大家有问题吗?”

语毕,他习惯性的将目光投向队员们——没有人提出异议,却对上了黄少天微微皱眉,神色复杂的目光。

 

那是表示可以理解,却无法接受的目光。

 

喻文州被黄少天注视的有一点恍惚,上次被他这样看着,应该还是几乎六年前——

 

 

 

六年前的某一天,时任蓝雨队长的魏琛从网游里拎来一个聒噪的小鬼,扔到他的面前。

 

“喏,文州啊,这小子叫黄少天,我网游里碰上的,可是个好苗子,以后就跟你们一块训练了。哎你这房正好还空一个床位,你俩以后就是室友啦。”

 

“哎哟魏老大放开我放开放开,嘿嘿这寝室还不错有空调有独卫的,哎有没有热水啊?哎魏老大你别跑啊我还没说玩呢次奥……呃,那边那个,你叫啥文啥州来着,我叫黄少天,玩的剑客,以后是要成为荣耀第一剑客的人哈哈,你呢你呢你呢?”

 

真是有活力啊。

喻文州笑笑,飞快的从少年的话里提炼出重点。

“嗯,寝室有热水的。少天你好,我叫喻文州,玩的术士。以后一起加油。”

 

 

那个年龄的少年总是特别容易发展友谊,特别是一个愿说一个愿听的。

 

黄少天老是和喻文州谈荣耀,谈楼下甜品店的菜单,谈魏老大,然后某一天突然开始谈那个叫叶秋的荣耀第一人。

所以喻文州知道黄少天热爱找厉害的人pk,知道他喜欢楼下甜品店的多芒小丸子,知道他无比感激魏琛当初让他成为了一个职业选手,以及他好像暗恋上了叶秋准备如果蓝雨拿了冠军就去表白……

 

可黄少天似乎一直不知道喻文州喜欢什么暗恋什么。

或者他一直装作不知道。

 

 

直到魏琛离开蓝雨的那一天。

魏琛走到门口,回头,摆摆手让大家别送了,犹豫了一下还是摸了摸喻文州的头。

“小子,索克萨尔和蓝雨都交给你了,可给我管好了。”

 

喻文州是笑笑。

“我一定,魏队。”

 

“哎,那就好……嘿!黄少天那小子呢,老子的包被他拿哪去了?”

魏琛终是笑了笑,往前走了两步才反应过来自己两手空空的不对劲。

 

“在这儿……”

一向欢脱的黄发少年此刻被叫到却反常的低着头,磨磨蹭蹭的走上前去,递出了包。

 

“好好干。”

意外顺从的被摸了头,少年扭着脸,看得出眼角微红,目光却死死盯着喻文州。

 

所有人都知道魏琛的离开和前日的连败三场不无关系,但所有人也知道,喻文州,的确是能带给蓝雨未来的人。

黄少天也不例外,所以他对的目光里,有的并不是责备,他只是单纯的从感性上表达着——我可以理解,但无法接受。

 

 

 

喻文州回过神来,黄少天的目光早已扭向别处。

 

六年了,喻文州知道黄少天的荣耀水平越来越高pk不过的对手越来越少,知道他一直在惋惜楼下的甜品店关门了,知道他一直尊敬着魏琛哪怕他现在成了对手,以及他和叶修从第六赛季就保持的一直没有对外公开的情侣关系。

 

可黄少天似乎仍不知道喻文州喜欢什么暗恋什么。

或者他仍装作不知道。

 

“大家都没有问题吧?”

他又问了一遍,所有人都摇头,包括黄少天。

 

“很好,那明天一起加油。”

喻文州满意的笑笑,他知道不会有问题。

 

 

就像六年前再不舍的少年,送走了魏琛依旧紧紧的握着剑,成为蓝雨的副队,成为蓝雨的基石,自己的骑士。

 

感性上的抗拒,抵不过理性上对自己正确决议的认同,抵不过对蓝雨胜利的追求。

 

喻文州知道,明天的赛场上,这柄剑,会比谁都坚决的拦在叶修的面前,直到有一方倒下。

 

 

这就足够了。

 

 

-Fin.

 

 

-----------------------------------------------------------------------------------

 

硬是手痒想写全职文憋出来的产物……

 

准确是想写黄烦烦。

 

简直四不像orz。

 

 

那么还是感谢看到这里。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18)
©君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