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婪

——我拿什么向你飞翔?

【叶黄】爱是荆棘,开出蔷薇

 

“爱是什么”系列的第一弹,当然要给最爱的叶黄。

 

Ooc有,私设有。

 

总是表达不出想要感觉的渣文笔慎入。

 

总觉得有些奇怪。

 

以上。

 

--------------------------------------------------------------------------------------------------

 

 

#叶黄#爱是荆棘,开出蔷薇(短篇/完结)

 

 

 

01

 

如果我问你,爱是什么——

 

 

02

 

“伯母……”

 

“你还要我说多少遍!我们家不会让少天再和你见面的!我家就这么一个儿子,请你不要祸害我家儿子了,走走走,别再来了!”

 

黄少天家的大门裹挟着风裹挟着黄母冰冷的话语“砰——”的一声撞在叶修的鼻子上。叶修揉揉在G市十年难遇的寒流里冻的通红的,又被撞的生疼的鼻子,紧了紧围巾,点了烟,索性靠在门上,吞吐起皑皑白烟。

 

 

“呵呵,‘祸害’啊……”

 

叶修想起自己之于黄少天,好像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这么说了。

 

 

03

 

第六赛季那个少年夺冠的事,好像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叶修坐在VIP席里视野最好的位置,看着冲到舞台中央的栗发少年捧过金杯高举过头顶,眼眸里点点的光辉就好像打碎的晨星。

 

正看的出了神,少年的目光好像往自己这边转了转,

——对上了么?

叶修楞了楞,然后不自觉的朝着那闪烁的星笑了笑,台上的黄少天却是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的移开了目光。

 

“叶修哥,走么?”

 

“就来,沐橙。”

——果然没看见吧。

向台上发着光的少天瞟了最后一眼,叶修扭头进了vip离场的专用通道。

 

 

04

 

“那个谁——叶秋叶秋叶秋叶秋叶秋你别跑站住站住站住!你刚才在观众席上吧在吧在吧在吧,看到本剑圣的英姿没哈哈哈刷刷刷记得我那个超神的剑影步没,MVPMVPMVPMVP我一定是本届的MVP没跑了!怎么样荣耀第一人我是不是超越你啦哈哈哈服不服我大蓝雨冠军队,喂你那什么表情不服竞技场见PKPKPKPKPKPKPK!”

 

叶修最后一个走出体育馆,刚点起烟,却被身后传来的急促的脚步声和连珠炮般的话语叫停了脚步,叶修顿了一下,收拾好自己脸上的惊喜表情,挂上往常的漫不经心,挖着耳朵转过身来。

 

“我说剑圣大大啊,你这又是以50米冲刺的速度追哥,又是说那么多话的,你氧气够不够使啊。”

叶修盯着弓着腰在自己面前面色潮红不停喘息的少年,一如既往的开口挪揄着。

 

“叶……叶秋,哎累死我了……蓝雨,冠军……所以我,有话跟你讲……呼……”
 

“哈?有什么话这么急连发布会都不参加啦,难道你要跟哥表白啊呵呵,也不对啊,跟我表白和蓝雨冠军没关系啊……那难道是要请哥去你们的庆功宴发表讲话,顺便杀你们个片甲不留给你们戒骄戒躁?”

 

“嗯……叶秋,我喜欢你。”

黄少天终于直起腰来,晨星闪烁的双眼没有移开的注视着叶修,用少有的认真表情,说了短短的几个字。

比任何时候长长一串的垃圾话都让叶修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的,短短的几个字。

 

刚点燃不曾被吸过一口的香烟,无声无息的从指间滑落。

 

 

05

 

“……”

四目交汇,好似就此柔柔的坠入了永远闪烁的银河。

叶修吞咽了一口唾沫,黄少天没再做声,只是注视着。

直到——

 

展臂,俯身,吻上两厘米下方的唇。

叶修看着黄少天在自己的吻里慢慢阖上了双眼,将那晨星隐藏,藏在自己的心脏里。

 

 

“少天,发布会要开始了。你是MVP,一定要出席的。”

喻文州的声音从远远传来,两人这才分开,看见站在vip通道门口的喻文州。

 

“来啦,队长。”

黄少天猛的红了脸,低头向喻文州走去。

 

“少天,夏休来H市吧。”

叶修重新点起烟眼,目送两人就要消失在通道的拐角,笑着说道。

 

二人回头,黄少天的眼又亮了亮,是掩不住的喜悦;喻文州的眼里却闪着叶修看不清的情绪,然后转过拐角,不再可见。

 

他和黄少天最无所顾忌的幸福快乐,也许也就一同,转个角,不见了。

 

 

06

 

再一次见面是几天后的夏休期,叶修因为不常在媒体前露面,穿着常服就来到了H市机场。和飞机一同到达的是为了和黄少天联系特意买的手机上一条来自喻文州的短信——

“好好照顾他,不要毁了他。”

 

叶修皱着眉思考说自己会毁了黄少天是什么意思,一抬头就看见了不远处的带着大墨镜的黄少天和其周身围绕的记者。

——冠军队的王牌选手,自然到哪都招狗仔喜欢。

 

想走近去替他赶开记者,却看见黄少天不漏痕迹的向自己挥了挥手,然后瞬间明白过来。

——自己,是什么身份呢……

——什么身份拥抱他,什么身份吻他,什么身份替他解围,什么身份和他一起吃饭睡觉,什么身份和他一起享受身份和他一起享受电影和爆米花,什么身份和他一起度过暑假……

 

——什么身份,告诉亲戚,告诉朋友,告诉世界,“我爱他”。

 

情人……么?

别开玩笑了,那只会毁了他。

 

 

07

 

然后就是这漫漫四年的地下恋情。

 

叶修倚着门,回忆着四年的点点滴滴,回忆着无数次因为记者的出现而中断的晚餐;回忆着喻文州和苏沐澄帮他们俩打的一个又一个掩护;回忆着赛季里和蓝雨对上时手指头都数的过次数的短暂相见;回忆起漫长夏休期在叶修家足不出户只充斥着泡面外卖与荣耀的日子。

回忆着黄少天给他的笑容。

 

“可是好像怎么回忆,你的笑容里,我们的幸福里,都沾满了痛苦呢。”

 

 

08

 

苏黎世,第一届世界荣耀邀请赛,冠军颁奖式。

 

冠军,中国队的队员发言环节,轮到黄少天。

在熟悉这支队伍的记者们都准备接受垃圾话洗礼的时候,栗色头发的少年轻轻的开口。

“在这世界上,我最喜欢的,有五样。”

“父母,蓝雨,荣耀,冠军……”

 

叶修没太在意的低头微笑的听着,没注意黄少天投向自己的眼光,和喻文州突然预料到什么而改变的神情。

 

“……和我们的领队,叶修。”

 

僵住。

叶修脸上的笑容僵住。

喻文州伸到一半阻拦黄少天的手僵住。

队员僵住,翻译僵住,记者僵住。

电视前看着自己儿子的黄父黄母僵住。

全世界僵住。

 

只有黄少天在继续说——

他说:“对你们没听错,我爱叶修。”
他说:“我们在一起都有四年了。”

他说:“这段关系我们谁也没告诉。”

他说:“叶修谢谢你陪我躲躲藏藏的爱了这么多年。”

他说:“我知道就算是到了现在也不该说出来。”

他说:“我知道我们明明说好了等退役了一起隐居就好。”

他说:“可我忍不住了,对不起。”

他说:“对不起叶修,可是我爱你。”

他说:“我想告诉全世界,我爱你。”

 

叶修抬头,看向黄少天,四目交汇。

都想微笑,却都先泪流满面。

 

 

09

 

回国后,黄少天就被父母禁了足,不准他和外界联系。叶修去问喻文州却也只知道黄少天是G市本地人,不知道黄家的具体位置。

直到这个寒冷的春节,前天有亲戚家的孩子来拜年,黄少天用压岁钱骗来了手机,才将自己的情况告诉了叶修。

 

接着便是一连两天的闭门羹。

叶修苦笑,盯着黄家楼侧花坛里载满的蔷薇,因为严冬,花叶不再,满眼的都是扭曲可怖的荆棘。

 

“也许他们说的都没错……你和我不一样,我家里的事业,乃至传宗接代的责任都可以交给叶秋,我可以在荆棘般的爱里耗费一生,甘之如饴,你却不能。”

 

“也许,我真的不该……”

 

 

10

 

“咚——”

 

思绪被一生闷响打断,身边小声骂骂咧咧爬起身来的少年还穿着可爱的粉蓝色睡衣,顾不得手臂上被荆棘划出的血痕,就向叶修走来,含笑的眸子里晨星依旧。

 

“我次奥还好我家住一楼,还好本剑圣身手敏捷翻窗技术高超一个银光落刃稳住身形,哎叶修你傻站着干啥有啥话赶紧说说完我还得爬回去呢,我最近得表现的乖一点跟你说我已经快把我妈说动了她就快放我出来了哈哈哈我嘴上的技能点满点可不是盖的。”

 

“呵呵,你是快把她吵的受不了了吧。”

 

“去去去老叶你怎么能这样,你看我为了见你胳膊都被划破啦你就这么对我良心呢良心呢老叶。”

 

“给我看看,伤口深不深,疼不疼?”

 

“哈哈哈你还是紧张我的嘛哈哈哈不疼不疼一点儿不疼,跟你在一块哪还知道疼。我跟你说我真的已经说服我爸了现在他不管了就剩我妈了你可要每天坚持来啊咱俩里应外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感化她,哎对了今年G市可冷了你来的时候多穿点啊……”

 

叶修听着少年小声的唠叨,没说话只是低头细细查看着他手臂上的伤口。

不知道是不是幻觉,明明是荆棘剌出的伤口,叶修却觉得他隐约闻见了,蔷薇的馥郁芬芳。

 

 

 

-Fin.

 

--------------------------------------------------------------------------------------------------

 

嘶……这一篇难得的后记里没什么话想说。

 

反正感觉没有表达出想要的感觉。

 

以及脑洞来自黄烦烦这样的大男孩从家里翻窗出来见你,还穿着睡衣,一定很萌。

 

 

那么感谢看到这里。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166)
©君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