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婪

——我拿什么向你飞翔?

【双花】爱是还有想要爱你的冲动

 

“爱是什么”第二弹呢,第一次写双花的短篇呢。

 

如果前半段看出了林乐的感觉不好意思错觉而已作者林方党没有这个意思。

 

Ooc有,私设有。

 

总是不能表达内心感觉的渣文笔慎入。

 

以上。

 

--------------------------------------------------------------------------------------

 

#双花#爱是还有想要爱你的冲动(短篇/完结)

 

 

01

 

如果我问你,爱是什么——

 

 

02

 

感冒了的话——

 

感觉都好像变得迟钝起来。

闻不到气味,尝不出味道,看不真切世界。

 

那么连痛觉,也会一起钝掉么?

 

 

03

 

刚搬到Q市来,不知道是水土不服还是气候问题,张佳乐患了重感冒。

 

“喏,乐乐,就是这儿,看起来还不错吧。张新杰推荐的,位置都订好了,走吧,陪我去试试。”

 

刚来Q市就在宿舍躺了3天没好好吃东西更有出过门的张佳乐,被觉得看不下去的林敬言连拖带扛的弄到了一家餐馆门口,拍了拍肩,示意他和自己一起进去。

 

张佳乐支起昏昏沉沉的脑袋看了看,是家火锅店。和街道上白皑皑的寒冷肃杀不同,室内还张点着春节的装饰,红红火火。客人很多,吃的很热闹,咕嘟咕嘟翻腾的沸汤蒸汽腾腾的雾气让四面的落地窗上都是白白水汽。

 

——看起来很暖和啊。闻起来也应该很香才对。

张佳乐跟着林敬言推门进去的同时,用力抽了抽鼻子。

——可惜我闻不到。

 

 

04

 

和林敬言,同是第二赛季出道的选手,性格也比较合得来,所以一直都作为朋友在往来。

包括张佳乐退役后,断了太多职业圈的联系。和林敬言,却还能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

 

虽然见面的时间不多,但毕竟相识七年,聊着聊着也知道了不少对方的事——

比如林敬言退役后的梦想居然是开家鸭血粉丝店;

比如林敬言从第五赛季起就和一个眼神很真诚,思想很猥琐的小鬼裹在一块;

比如林敬言会以“超低价“转会来霸图的缘由……

 

也比如自己当初退役时是有多心灰意冷;

比如自己心里一直埋着的那个名字。

 

张佳乐一直觉得林敬言是很好的听众。

就像不见底的深潭,失去肩膀可以依靠后的自己无论往里面倾倒多少难过,他只是听着,然后温柔安慰,然后从不再对自己提起,从不揭自己伤口。

 

所以当那个名字从林敬言口中飘出,穿过腾腾水汽,抵达张佳乐耳膜的时候,他狠狠的皱了下眉——

 

 

05

 

张佳乐一落座就给自己盛了碗浮着红油的热汤,不顾林敬言的阻拦灌了下去,砸了砸嘴,还是尝不出味儿,只有“辣”的痛觉顺着喉咙一直蔓延到胃里,却也没有想象中的剧烈。

 

——难道感冒连痛感都能阻隔么?

身子倒是渐渐暖了起来,张佳乐一遍开始往火锅里放食材一边这么想着。

 

“哎,老林,你这么来霸图了,那小鬼怎么办。”

张佳乐本就不是食不言寝不语的主儿,身子一暖,舌头就灵活起来。

 

“……闹了一顿啊,能怎么办,他又不是猜不到原因。”

似乎是有些愧疚,林敬言推了推眼镜,没有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然后似乎犹豫了一会儿,提起了另一件事。

“乐乐……有朋友前段时间提到在B市看见孙哲平了。”

 

“噗通”一声,张佳乐手里的盘子猛的斜了一下,整块的冻豆腐直直掉进了沸腾的辣锅里,大滴的红油溅到了手上。

 

“哎呀!没事吧?”

林敬言连忙抽了纸巾递过去,心里已经开始后悔了。

 

“啊,谢谢,没事……他……退役后好像一直就住在B市,看见了也没什么稀奇的吧。”

张佳乐擦去了油滴,看了看只是微微的发红,然后淡淡的回答。

 

——无论是哪里都不疼啊,真的。

——看来,感冒真的能阻隔痛感啊。

 

 

06

 

“看到他的时候,他和叶修他们在一起。嗯……其实是听说,他也复出了啊。”

 

“是么,大孙他,也复出了啊。”

机械的,重复着。剪短又明了的句子。

神经纤维却有两个声音在疯狂的传达。

 

“大孙你也复出了啊,是哪只队伍呢?”

【真是的,原来你还能打啊,手治好了吧。】

“和叶修在一起的话,是那什么兴欣么?”

【那你为什么那么早就退役啊,繁花血景再一年也许就所向披靡了啊。】

“可是你那么想赢,那种队伍是不可能会赢的吧,所以是在哪儿呢?”

【知道我后来一个人带队有多么,多么艰难啊。】

“不管你在哪,我……都已经是霸图的人了啊……”

【既然要回来,当初为什么不早点回来我身边呢……】

 

——“那么将来见面,我们就是敌人了啊。”

——【过去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啊。】

——无论过去,还是未来,我们,都只能这样了,么。

 

停止了。喷涌而出纷繁的思绪,停止了。

被无比清晰的痛觉,遏止了。

无论是舌尖,食道,还是胃袋,方才的一碗辣汤汹涌过的地方,都开始火辣辣的,清晰的,疼痛;

手上被烫红的地方也开始冒起水泡,燎烧似的,清晰的,疼痛;

还有……

 

——原来感冒也只能迟缓,而不是阻隔啊,就像时间。

明明埋藏了那么久,平息了那么久的,却只因挖出了那个名字,就开始孤咕嘟咕嘟翻滚着沸腾的感情。

 

其实还有某个地方,也一并突突的疼痛起来。

张佳乐低头吃肉,不想矫情的承认,那是曾埋藏过那个名字的,心脏。

 

 

 

07

 

——其实一直都是自己任性又矫情吧,我知道。

回到战队,林敬言去了训练室,张佳乐则回寝室把自己扔到了床上,看了看窗外,天色渐暗,雪还在飘着。

 

——那天,K市也是少见的飘起了雪啊,虽然是跟Q市没得比,根本无法在地上堆积起的,雪啊。

 

“大孙快下来快下来别训练啦,下雪啦啊快看,好白啊真是雪啊!”

 

孙泽平闻声从窗户探出头,看了看漫天飘飞的在自己老家根本算不上什么的细小雪花,又看了看楼下自幼在K市长大,兴奋的又叫又跳的少年,不禁咧开了嘴,

“好,就来。”

 

“快来快来~哎不知道雪是什么味道……呃(伸舌)——哇!好冰好冰~”

 

“傻瓜。”

孙哲平看着眼前的快乐的少年,眼睛的宠溺满的快要溢出来。

 

“你才傻,嘿!看我的手雷!”

张佳乐不知道从哪里收集了一小团雪,捏成雪球向孙哲平扔去。

 

孙哲平笑着抬手就挡,然后在头顶将雪团捏的更结实些,却未曾注意对面的欢笑声就这么生生的被什么扼断在空气里——

 

“呃,大孙,那是什么?”

 

愕然,顺着少年的目光仰起头去,看到的是自己一直藏在棉袄长长袖子里的,现在因为手举太高而露出的,手腕上的半截绷带。

比雪更白,白到刺眼。

 

“呃……乐乐,你听我说……”

 

——那时候看着他不断张合的嘴,我只有两个念头。

——一个是下雪真冷啊。另一个是……

——真是个不会说谎的男人。

 

 

08

 

——是个不会说谎的男人。

——也是个很果断的男人。

 

知道受伤的他无法再帮到队里,便立刻做了退役的决定。

 

是在队会上直接宣布的,没有提前告诉张佳乐。

听着站在身边人的一字一句,张佳乐坐着,没有皱眉,没有挽留。

只是一动不动的,坐着。却感觉一点一点世界倾斜,一点一点滑向深渊。

 

然后便是发布会,然后便是送别仪式。

 

 

“都回去吧,不用送了。乐乐……”

走到了百花门口,孙哲平转头,看了看大家,说道。

然后抬手摸张佳乐的脸——

 

不露痕迹的侧头,躲过。

“那再见,孙哲平。”

是的,再也不见,孙,哲,平。

 

然便真的再也没有见过面。

孙哲平发来短信,拨来电话,留下语音——在从K到B市的飞机起飞前;在张佳乐在第六赛季第一次发布会上说“就算只剩自己也会带领百花夺得冠军”的时候;在又一次屈居亚军的时候;在张佳乐宣布退役的时候;在退役后的最初的每一个节假日……

 

不接不看不听。

所有的“乐乐你还在生我的气么,可是都过去了啊”;所有的“你也退役的话,我们从头开始好么,就像从前一样”;所有的“我们还有未来啊”;所有的“乐乐,我爱你啊”……

都不接不看不听。永远的不接不看不听。

直至杳无音讯。

 

——我不怪你了,本来就没有过不去的,有的只有再也回不去的。我们早就回不去了,却也再无法往前。

——是我任性是我矫情,是我知道除了荣耀就再无交集的两人,我们,的关系,就好像第五赛季的繁花血景,注定了还未盛开就已凋零。

 

……

 

本来啊,故事就该这样完结。

——什么啊,原来和我一样不死心啊。重返荣耀什么的……

——那么又要再相见了啊,大孙。在荣耀里,在人生里。

 

 

09

 

“乐乐?醒着么?”
 

林敬言的敲门声将张佳乐拉回这个大雪纷飞的城市,

“嗯,怎么啦,老林?”

 

“闲着也是闲着,来帮公会抢BOSS吧。”

 

抢BOSS?脑子里闪过那次在百花暴露身份时混乱场面,张佳乐就按起了太阳穴,口里却答着,

“嗯啊,这就来。”

 

——再怎么样也该做个了断了呢。

不然再见面,我就没一点长进了啊。

 

然后刷卡,登陆,和于峰对,和叶修缠,最后在快要被蜂拥而至的百花玩家淹没的时候——

一柄重剑,横在了浅花迷人身前。然后斩开纷繁众生,斩的张佳乐眼前一片清明。

 

“你在害怕什么?”

 

“你是谁”者三个字还需要问出口么?浅花迷人的视野清楚了,张佳乐的视线却模糊起来 ,那个背影就那么护在自己身前,就像从未离开。

 

“既然已经决定挥别过去,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丝软弱?”

 

——这种事,就算你不说,我也……

 

“将心里的杂念,彻底的射杀干净吧!”

 

闭上眼,深呼吸,然后睁开,声音带笑。

“哦?和你一起吗?”

 

“可以。”

不变的,是声线里藏不住的宠溺。

 

“好,来了!”

 

枪响,雷鸣,剑起。

繁花血景。

 

 

10

 

BOSS最终也没有强到,刚下了游戏伸着懒腰,手机就恰到好处的响了,扫了扫那串联系人里没有、却早已烂熟于心的号码,张佳乐点了接听。

 

“喂……喂喂喂。”

 

“……你还好吧,乐乐。”

 

“切,要你管~”

 

“呃,声音,怎么不对劲啊。”

 

“哦,感冒啦,Q市太冷啦。”

 

“那,我给你煮姜汁可乐吧。”

 

“哦?你不是在B市呢,怎么给我煮?”

 

“我订好机票了,两个小时后再给你电话,好么?”

 

“嗯……好吧,那先挂啦~”

 

“乐乐!”

 

“嗯?怎么啦?”

 

“待会见。”

 

“……好。”

 

再怎么狠心说过“再也不见”,还是要再见了啊;再怎么在心底埋了这么多年,还是想爱你啊。

 

心底的东西破土而出,蠢蠢欲动。

终是不禁莞尔。

 

 

11

 

“姜汁可乐……啊~”

张佳乐砸了砸嘴。

 

那个人煮的姜汁可乐总是可乐和蜂蜜放很多,姜片却放的很少,根本尝不出姜的辣味。

所以在一起的三年里,每一次的感冒的记忆都充斥着那特比的姜汁可乐的甜腻。

 

现在想想,那份甜腻,似乎是自己在感冒里,唯一能尝出的滋味。

 

“赶紧过来煮给我喝吧,大孙。”

“现在,就想喝了呢。”

 

 

 

-Fin.

 

 

--------------------------------------------------------------------------------------

 

双花啊,之前写到双花都是段子,第一篇短篇呢。

果然还是不随手啊……

和自己本来的风格好像不太一样,对话多了,动作描写少掉了啊。

还有点儿矫情。

 

还有因为不会写硬汉所以大孙的描写少了点呃。

 

哎哎哎,写的时候就跟混乱,不满意呀……明明是很萌这一对的TAT。

果然还是叶黄什么的比较习惯了……

 

那么不啰嗦了,感谢看到这里。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12)
©君婪 | Powered by LOFTER